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邓章耀是什么东西”
林冠英发飙怒骂星洲总编辑

 

 

林冠英以槟州首长的身份责问星洲日报总编辑,问他为何首长的新闻不刊登在全国版?猪哥神对星洲老总发飙,问他邓章耀大还是首长大?(林思伟)

 

经常把捍卫新闻自由挂在口边的林冠英,只因为自己的新闻没刊在报章的全国版,竟然打电话向《星洲日报》总编辑卜亚烈兴师问罪!

 

由于林冠英一向高谈新闻自由,不知情者还以为他是捍卫新闻自由的斗士,其实他暗底地里不时插手干预报馆的编务,只要报馆刊登不利他的新闻,他就会派他的新闻秘书张燕芬向报馆交涉。

 

之前《光明日报》与《南洋商报》就因为被指不友善处理林冠英的新闻,分别接到张燕芬的电话责问,同时还在面子书里恶批两家报章。

 

最新的案例是,《星洲日报》总编辑卜亚烈因一则林冠英的谈话没有刊登在它的全国版,因而受到林冠英的责问。

 

从《星洲日报》传出的消息说,林冠英因为他的一则新闻被刊在《星洲日报》的《大北马》版,反而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的新闻在同一天则刊在《星洲日报》的全国版,林冠英感觉受冷待,因此打电话给卜亚烈发飙,要求卜亚烈解释,其嚣张态度令人咋舌。

 

消息说,林冠英当时是这样问卜亚烈:“我是CM(首席部长),邓章耀是谁?为什么我的新闻放在《大北马》,他的新闻却放在全国版?”

 

“ 我是首席部长,邓章耀是什么东西? 他大还是我首长大?”

 

据说,卜亚烈当时向林冠英解释,《星洲日报》是以新闻的轻重和价值来决定刊全国或地方版,而不是取决于新闻主角的职位高低。

 

但是林冠英却不接受这个解释,他认为自己位高权重,星洲日报既然给邓章耀的新闻上全国版,就必须将他的新闻也刊登在全国版。

 

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于4 月3 日,在他的“马荷加尼”专栏中,以“ 媒體沒有朋友(無須遺憾)”为题的一篇短评,也间接揭露了林冠英嚣张责问卜亚烈的这宗事件。

 

郑丁贤在他的专栏文章中说:“ 某位民聯大領袖致電本報,投訴他的新聞見報的版位,比他的對手小,以及刊登了一些不利於他的新聞,過後還撂下狠話;興師問罪的語氣有干預新聞自由之嫌。”

 

林冠英不讲理和干预报馆运作的行为,好比行动党收购了星洲日报,俨然以太上总编辑的身份责问下属。据说,这已不是林冠英第一次向《星洲日报》“发烂渣”。

 

上回因为他的一篇原本刊在《星洲日报》专栏的文章临时被抽掉,林冠英不只发动行动党的网络红卫兵狂轰《星洲日报》,更要求《星洲日报》道歉。星洲被迫刊登道歉启事后,他却还在该报的专栏文章里继续影射《星洲日报》是我国迈向民主自由的真正“毁灭性武器”!

 

《星洲日报》编采部的同事都很生气林冠英这种嚣张的行为,该报的北马区副采访主任蔡振裕更在其面子书里借一则寓言讥讽林冠英。

 

可是,林冠英却有持无恐,因为他在《星洲日报》养了一个很有份量的“内应”主管。他就是该报北马区高级采访主任冯嘉麒。

 

冯嘉麒和林冠英的新闻秘书,外号“红卫兵”的张燕芬关系良好。张燕芬在3.08大选前在《星洲日报》当记者时,很受冯嘉麒的器重,才上班不久就升她为高级记者。

 

张燕芬离开《星洲日报》加入28楼首长办公室,成为林冠英的新闻秘书后,冯嘉麒就借职务上的方便,不时通过张燕芬偷偷传达国阵的讯息给林冠英,比如国阵这头的记者会才结束,冯嘉麒另一头已把记者会的内容传给张燕芬,以便林冠英可在第一时间掌握国阵的动态,让他能先做好准备应对。

 

冯嘉麒也经常亲自或通过亲民联的记者,向国阵领袖套料,然后转献给林冠英。

 

从《星洲日报》传出的消息也透露,林冠英向星洲老总发飙,努责卜亚烈的起因,是为了一篇刊在《大北马》,有关林冠英谈话的新闻,冯嘉麒原本是安排上全国版的,可是因为《星洲日报》总社编辑部认为不够分量上全国,就打回《大北马》版。而冯嘉麒在争取不成功后,就通知林冠英,叫林冠英找总编辑卜亚烈交涉。

 

消息说,冯嘉麒当时只是叫林冠英找卜亚烈“谈谈”,他却没料到林冠英竟然拿出首席部长的身份来“大”卜亚烈,责问他为何邓章耀的新闻可上全国版,反而他堂堂一名最尊贵的首席部长的新闻,却只刊在《大北马》。

 

消息说,由于林冠英向卜亚烈兴师问罪的事件在《星洲日报》已引起公愤,冯嘉麒变成两面不是人。于是就编导了一出令林冠英出丑的好戏,以便向自己的上司卜亚烈请罪。

 

话说邓章耀出席一马小贩合作社的推介礼时,记者问他关于林冠英指责他和土著权威组织勾结,因为土权组织有出席3月24日的槟州国阵支持者大集会。

 

当时邓章耀打趣地回答:“如果小红出现在光大,是不是也跟林冠英有关系?”

 

消息说,《星洲日报》当时并没有派记者采访这场活动,但冯嘉麒在知道有这么一则“趣闻”后,马上向《星洲日报》的姐妹报《光明日报》拿这则“趣闻”,然后要求总社编辑部,无论如何都要刊在全国版,并以显著的版位刊登出来。

 

据知,《星洲日报》总社编辑部原本认为这只是一则“趣闻”,加上是取自《光明日报》,不是本身记者采访的,不宜刊在全国版,只须刊《大北马》版即可,但由于冯嘉麒苦苦哀求,总社编辑部最后才勉为其难的刊在全国版。

 

结果林冠英在第二天见到这则“小红”的趣闻出现在《星洲日报》的全国版后勃然大怒。

 

不过,后来他被通知这是“自己人”冯嘉麒的主意,他只好“暗揸”,没有再打电话向卜亚烈兴师问罪。

 

也许小红真的是林冠英胸口永远的伤痛,他事后还是咬住邓章耀,挑战邓章耀如敢讲出他与“小红”有勾结,他必定起诉邓章耀。

 

林冠英和小红之间的种种传闻,曾经是去年槟州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话资料,虽然已过了一段时间,没想到邓章耀只是轻轻提一下“小红”,竟然引起林冠英这么强烈的反应。

 

难怪有人说, 林冠英越是紧张,就越显得事有蹊跷,也就越能挑起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