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陈国伟挥刀斩除异己
为问鼎秘书长职铺路

 

 

行动党署理主席陈国伟虽无才无德,却想当行动党的秘书长。他使计干掉雪州的李映霞和送走张念群, 令他一夜之间在雪州的势力做大, 或许这就是林吉祥的部署,因为林冠英的秘书长任期明年届满, 他需要一个草包顶位,以免地位受威胁。(张卓敏)

 

行动党州议员李映霞的新闻最近不少,还有一张相片拍到她梨花带泪,申诉遭奸臣所害,上阵无望。

 

李映霞所指,显然是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为了巩固势力,为问鼎下一届秘书长铺路,陈国伟特意安排属意人马在吉隆坡及雪州一带打国州议员。

 

最近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对莲花苑州议员的无理指控,就是行动党陈国伟个人议程的证据。

 

李映霞中选的州选区莲花苑的毗邻,是陈国伟的国会选区,蕉赖。陈国伟利用地利和党的影响力,2011年时就利用蔡耀宗在行动党的州选举中推翻李映霞。

 

陈国伟透过他在党内的势力,妄顾蔡耀宗同时拥有民政党和行动党的双重党籍身份,竞选党职的不道德行为的事实,暗中支持蔡耀宗,使其当选为雪州社青团团长。

 

他的目的就是要蔡耀宗取代李映霞成为莲花苑候选人。不过,行动党后来基于民政党党员成为行动党社青团的领导层是不妥的举动,才没有将蔡耀宗列为莲花苑候选人。

 

第二个他要对付的人是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张念群是雪州行动党红人,也是全国副宣传秘书,她能言善辩,是林吉祥钟爱的接班人之一,前途不可限量。

 

陈国伟安排跟他多年的心腹黄田志担任加影市议员,准备大选上阵属于沙登国会选区的无拉港州议席。

 

黄田志在无拉港横行霸道,勾结厂商霸地舞弊,并且逼害当地服务多年的老党员同志,企图制造内乱,破坏张念群的形象,逼她远走柔佛。如此一来,他的师父陈国伟在雪州便减少一个敌手。

 

林冠英的秘书长职一旦明年届满,便不能再连任,必须选出另一个领袖顶替。林吉祥父子需要一个草包替林氏家族顶位,以免家族利益受威胁。无才无德的陈国伟就是林吉祥心中的理想人物。

 

现任署理主席的陈国伟机会浓厚,为了能够达到目的,他开始进行部署计划,首先是巩固在党内的实力,另一方面,则消灭可以与他争取部长职位的国会议员,例如郭素沁。

 

LV姐郭素沁在雪州担任高级行政议员,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今届大选如果只能二选一,不能再兼打金銮镇州议席和士布爹国会议席,她将面对鱼与熊掌难以抉择的烦恼。陈国伟的步步逼近,但使她弃国攻州,以保住位高权重的雪州高职。

 

陈国伟学识不高,口才又不好,形象也不突出,只会搞小集团,眼见新人辈出,除了上述三个女将,还有倪可汉兄弟、陆兆福、邓章钦、潘俭伟等,他深感威胁,为了自保,不惜扮演秦桧的角色,一一斩除异己。

 

陈国伟出道时,打着李霖泰徒弟的旗帜,赚得选民的大力支持。1990年身为副秘书长的李霖泰愤而宣布退出行动党,矛头指向时任新街场国会议员陈国伟,指他为了上位出卖师父,后者当然死不承认。徒弟打师父便成了当年政坛的一宗悬案。

 

从今天行动党发生的种种事端看来,徒弟打师父绝对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