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炒作社团注册局信博华人同情票
因害怕火箭更多马来人拥抱巫统

 

 

行动党利用社团注册局一封质疑它的中央领导层选举合法性的事,借题发挥大事炒作,博得华裔选民的广泛同情,它以为有大多数华人支持就可入主布城,却没料到他们的嚣张霸道作风,挑动了马来人的神经线,令马来人更加抱紧巫统。(张宇轩)

 

因为社团注册局发信指行动党去年12月改选的中委会不合法,林吉祥指责国阵使肮脏手段,说着说着,终于挤下了眼泪,好像真的受到莫大的委屈。

 

 

一部戏,可以多种演绎。林吉祥洒眼泪,林冠英却在自导自演英雄戏码。

 

行动党在网上播放林冠英一副嚣张跋扈的态度,下令社团注册局,要它在4月19日下午3点之前,收回该信的言论之录影。

 

林冠英咄咄逼人和嚣张的姿态,华人看了很爽,但看在马来同胞的眼里,却是热血奔腾,和华人的反应形成了强烈对照。

 

这不是林冠英第一次展示他的傲慢。大家应该还记得,槟州副首席部长曼梳曾在一个闭门会议里指林冠英傲慢自大,是华人社会的神。这段录音在网上流传,引起了马来社会的极大反弹。

 

这次林冠英怒责社团注册局,并限令该局总监收回函件的录影片段,经过马来听众居多的第三电视全国广播。林冠英“逼”马来高官收回谈话的命令,已经引起马来人的普遍反感,认为林冠英kurang ajar(没有教养)。

 

林冠英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将会为行动党带来多大伤害,大选成绩出炉后自有分晓。

 

他在这么做的同时,又宣布行动党会使用月亮标志竞选,马来语文媒体全国报道和广播,说安华和伊斯兰党狼狈为奸,把马来人卖给行动党了,今后这个国家将变成另一个新加坡, 马来人将流落街头了。

 

而丁加奴伊斯兰党主席哈伦泰益也在第一时间表明立场。他认为,伊党若让行动党候选人在它的党旗帜下竞选,等于是背叛了回教。

 

哈伦泰益的话说中了许多乡村的马来选民心声,要他们支持行动党,就好比与毒蛇打交道。

 

为了加强这方面的说服力,网上也流传林吉祥戴头巾的照片。这与1990年东姑拉沙里头上戴着刻有十字架的帽子一样,刺激了马来人的神经线。

 

当时东姑拉沙里退出巫统,成立46精神党,与其他政党合作组成替阵。他在沙巴一个活动上戴了刻有十字架的帽子被大事炒作,挑动了马来人的神经线,结果导致46精神党兵败如山倒。

 

这是民族自尊的强烈反应,是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的。就像许多华裔选民现在也热血冲脑,吭奋不已一样。华裔选民一厢情愿以为马来选民和他们一样,大多数都想换政府,都想推翻巫统。

 

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他们还真以为民联就要入主布城了。可悲的许多华裔选民并不会明白,马来人一路走来,是巫统替他们挡风挡雨,华人只会觉得,“没有了董总就没有了华教”, 却不会明白“马来人失去了巫统就什么都完了”的心态。

 

事实上,即使民联在华人社群里大事宣传马来人也想换政府,但伊斯兰党和公正党都没把握赢得马来票。他们只能寄望行动党帮忙拉华人票,帮助他们过关。

 

林冠英说火箭可能用月亮的标志,实际上是要传达“投月亮等于投火箭”,希望竞选期间左右逢源,帮了朋党也帮了自己—也就是靠月亮的标志来吸引马来选票。

 

火箭要借社团注册局来个大反击,这就反映了民联的整体战情并不理想。

 

之前,林吉祥虚构“ 政治部”预料民联会赢得145个国会议席执政中央的消息,是自己讲自己爽。现在,火箭急到要用伊斯兰党(东马用人民公正党的标志,因为东马人较熟悉人民公正党),在在说明了单靠华人选票,民联根本就无法入主布城,行动党要在最后一分钟表演要借用朋党的党徽,这场戏演得也太不合情理。因为大家都知道,社团注册局并没有阻止行动党继续用火箭这党徽。

 

试想想,如果民联有把握入住布城和在雪州继续执政,为何安华还想逃离巴东埔?原任雪州大臣卡立不敢留守依约州议席,郭素沁还舍得放弃州议席不打?林吉祥还会怕刘天球的负面形象影响选票?这都是民联形势不好的征兆。

 

一些网民还沾沾自喜地张贴民联这几天在各个华人聚居地城市举行的座谈会盛大场面,自说自爽的指民心都归向民联了。但是这些在槟城,怡保,芙蓉,柔佛士古来市镇等华人集中地举行的民联座谈会,虽然说是万人空巷,但是有多少个马来人和印度人?

 

一些网民为了替民联造势,竟然连看到三几十个马来同胞到场,就阿Q 式地欢呼,马来人也跟随他们要“乌巴”了。

 

这就是华人的悲哀,只会跟着被煽起的情绪走,却看不到两千多万的马来人已经在沉默中互相提醒:马来人要吃饱,巫统不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