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性爱短片违反伊斯兰党教规
慕斯达化阿里未上阵引猜疑

 

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阿里在大选提名前夕,传出嫖妓丑闻。虽然他极口否认是外泄的嫖妓录影短片的“底裤男”,但是由于他这次未被伊党安排竞选任何席位,更令坊间认定,该“底裤男”非君莫属! (张卓敏)

 

今届大选,战情空前剧烈,除了两个阵营激斗,还有270个独立人士出来搞局。

 

在全国国州议席1千900人当中,应该出来竞选的人都上阵了,但是民联有一名重量级人物竟然榜上无名,这人就是最近红到爪哇国的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阿里。

 

慕斯达化这次是想向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和民政党全国主席许子根看齐,为了督军而牺牲本身的政治前程吗?恐怕他并没有这么伟大!或许是因为性爱短片丑闻缠身,在自愿或被逼的情况下弃选。

 

当短片爆光后,慕斯达化立即否认他是短片及截图中的主角,并指巫统因为计穷,而通过媒体诋毁他。他也否认一些部落格指他因为这起事件,辞去党职的传言。

 

从网上流传的视频,清晰可见男主角的样貌身材,以及那条显眼的白色大底裤。除非天底下有两个慕斯达法阿里,不然任谁都会说影中人便是阿里叔。可是慕斯达化的澄清义正辞严,几乎让人相信他真的被人陷害。

 

要是今届大选,伊党依然力挺慕斯达化,就算他婉拒上阵,都要恳请他出山攻城拔寨,那么选民就有理由相信性爱短片是通过现代高科技造假,可惜在这个最需要用人的时刻,连同僚都放弃了他,可见丑闻并非空穴来风。

 

在丑闻爆发后,民联领袖纷纷替慕斯达化辩护或遮掩,世界上最清高的林吉祥父子被问及时,尴尬回答没看过短片不能评论。他们能够把蔡细历的光碟看过一遍又一遍,又重复批判和讥笑蔡细历的道德观,难道他俩父子会错过这么精采的视频吗?

 

最典型的是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回答。他说,由于党秘书长慕斯达化阿里膝盖有病,所以并不能向性爱短片中的男主角一样作出激烈的动作。

 

因此这次“底裤伯”不能“上阵”,以双脚无力不能应付激烈选战是最好的借口。

 

慕斯达化丑闻事件,应该是伊党建党以来面对最难堪的局面,承认又担心影响选情,昧着良心否认又违背教义,只能支支吾吾,希望把选民蒙骗过去,等赢了大选才另作打算。

 

丹州女理发师为男性剪发、男女朋友光明正大在公园坐着聊天,都被控伤风化,伊斯兰教义虽然让人难以适从,但是非穆斯林有义务遵守。

 

慕斯达化要是真的赤膊上阵和不知名女性打真军,而且还被拍成视频播放全世界,伊斯兰党作为一个以宗教之名从事政治斗争的政党,应该全体领袖鞠躬下台。

 

可是, 连一向把道德价值观视为最神圣和不可妥协的聂阿兹, 这次对伊党总秘书的性丑闻却保持高度缄默,终于让人民看到伊党和它的领袖伪善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