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排除异己派心腹守火箭黑区
林冠英躲在安全区以逸待劳

 

林冠英援引行动党秘书长的权力,调动心腹到槟城的一些黑区上阵,自己却躲在安全区以逸待劳,引起一些党员的不满,认为身为火箭最高领导,必须身先士卒, 而不是让别人冒险,自己坐享其成。(林思伟)

 

龟缩在安全区不理新兵死活,一场大选让行动党党员看清林冠英的真面目。

 

在很多行动党年轻党员的心目中,林冠英是一个崇尚公正、自由、民主、敢怒敢言、有担当的勇者,像神一样的人物。

 

可是从这次大选所发生的多场风波,终于让这些崇拜林冠英,把他当神来拜的年轻党员,看清他丑陋的真面目。

 

当中最令这些“神”的信徒们惊讶的是,一直自我标榜神勇的林冠英,竟然龟缩在自己的安全区!

 

当林冠英在大选提名日前夕揭开行动党候选人底牌,而他本身是返回自己的原区峇眼国席及阿依布迪州席上阵时,这些年轻党员们个个都大失所望。

 

这些年轻党员之前都以为,很有HOOD的林冠英肯定会走出自己的安全区,到极可能会被国阵夺回的行动党选区把关。可是他们最后发现,原来林冠英根本是没这个胆量。

 

大家都认为,林冠英的原区峇眼国席及阿依布迪州席固若金汤,行动党就算放一只狗在这两个选区上阵,也一样能胜。林冠英应该把这一国一州席交给行动党新兵,自己则去黑区把关,以便在这次大选再取得横扫所有竞选的议席的辉煌战绩。

 

可是没想到林冠英却不敢冒险,他龟缩在自己的安全区,却派行动党毫无征战经验的新兵到危险区,如双溪槟榔州席去迎敌。

 

林冠英因看不起学历不高的人,就临阵砍掉对行动党忠心耿耿、对选民任劳任怨的双溪槟榔区原任议员郭庭源,然后让从未在该区走动的槟州行动党妇女组主席林秀琴守土,结果引起妇女组的怨言。

 

林秀琴一向都是在林冠英的原区阿依布迪州席活动,妇女组认为林冠英应该让林秀琴代他把守阿逸布迪州席,自己则到被视为最有可能被国阵攻陷的双溪槟榔州席上阵,这才是万无一失之策。

 

可是林冠英偏偏把林秀琴推到双溪槟榔州席这个危险区替他把关。

 

除外,社青团则认为,作风粗暴的槟社青团秘书黄伟益因得罪了嘛嘛社群,已不能回到原区光大州席守土,因此希望林冠英能让出嘛嘛不多的峇眼国席给黄伟益。

 

可是林冠英却对也是自己政治秘书的黄伟益见死不救,叫黄伟益到丹绒国席上阵,令黄伟益还是逃不了嘛嘛社群的追杀。

 

令行动党妇女组及社青团心寒的是,林冠英一方面不理林秀琴与黄伟益的死活,另一方面则把本身的嫡系人马安插在安全区“等榴连跌”。

 

林冠英除了安排自己的另一名政治秘书,即“假马来人”再里尔到安全区升旗山国席上阵之外,原本还要安排自己的助理周锦炎到因“少拜一尊神”而被除名的郭庭恺原区浮罗池滑州席上阵,从而巩固“林家军”的势力。可是因引起党内的大力反弹,林冠英最后不得不放弃调派周锦炎上阵浮罗池滑,并改派名不见经传的叶舒惠上阵。

 

很多人,包括行动党党员都不知道叶舒惠这个人是何方神圣,大家开始时都以为她是妇女组的要员,过后才知道,原来她是林冠英的助理!

 

对于林冠英这种只顾自己及本身的嫡系人马、不理社青团及妇女组候选人对党的付出和贡献,行动党党员们无不气愤填膺,在背地里对他破口大骂。

 

不过,有一件事令行动党党员们感到痛快的是,林冠英这个高高在上的秘书长,竟然窝囊到压不住以独立人士身份攻打马六甲哥打拉沙马那州席的党元老沈同钦,必须由自己的老父林吉祥出马,才能摆平沈同钦。

 

虽然林冠英发出最后通牒,限沈同钦在24小时内退选,否则开除其党籍,但沈同钦却当林冠英是童子军发号令,睬都不睬。

 

眼看自己的孩子压不住沈同钦,林吉祥只好亲自出马劝告沈同钦,结果最后成功劝退沈同钦退选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席。

 

行动党党员们笑说,看来林冠英要确保自己的老子万寿无疆才行,不然改天当他老子不在时,一旦又有党元老造反,他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