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甲州人民的确有骨气
也曾向林冠英说过No

 

林冠英听到黄燕燕被马六甲人民喊No之后兴奋不己,特地回到马六甲老家,在座谈会上大赞甲州人民有骨气; 但是他却忘了,多年前他也曾被甲州党员喊No,在党选中以超低票落选,所以才跑去槟城找新地盘立足。(张宇轩)


旅游部长黄燕燕日前在马六甲鸡场街举行的“第16届龙狮大闹元宵节”开幕仪式上说,若国阵继续执政,将把闹元宵庆典办得更盛大,之后一再欢呼:“yes, yes, yes”,不过台下观众高喊“no,no,no”回应。


 

黄燕燕后来自己说,回应yes的占大多数,但是根据新闻报道,喊no的占优势。

 

本来,这只是一个插曲,部长出丑,无话可说,但是民联把它当天下掉下来的宝,从网络玩到政治讲座,乐此不疲。

 

可见民联,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已经严重缺乏可玩的课题,现在连yes 和no都可以大搞特搞。

 

对他们而言,黄燕燕被no,no,no,仿佛给了他们伟哥。之前,槟州国阵年初二的团拜,一小部分人说no,行动党非常的兴奋。林吉祥自己说,从大年初二开始,该党都会在政治讲座上高喊三声no,向国阵说no。

 

黄燕燕的被no,你说怎能不让林吉祥等领袖及粉丝亢奋不已呢?
可是,根据ASLI的调查,行动党将会是下届大选的赢家,另一个赢家则是巫统,而行动党小题大作,除了上面所说的缺乏课题,还反映了行动党的格局,小得可怜。


 

火箭每天自夸是讲政策的政党,但是事实上却是搞笑的政党,它从年初二开始,在每场政治讲座要高喊三声no,no,no来激励自己。用负面的no来激励自己,也是一种创意,有很高的娱乐价值。

 

无论如何,最有意思的还是火箭秘书长的谈话。他在马六甲举行的一场晚宴上赞扬马六甲人“有勇气、有骨气及有正义感”,敢想黄燕燕说“no”。

 

这是林冠英鼓动人民的拿手好戏。林冠英的拿手好戏,当然还包括了讲话太多,往往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更不会知道讲人家其实是在骂自己。

 

林冠英不说这句话还好,说了就让人想到,马六甲人“有勇气、有骨气及有正义感”,并不是从向黄燕燕说no开始,而是从林冠英本人开始。

 

大家可否记得,在2005年12月举行的行动党马六甲州联委会改选,17个候选人中选出15个职位。两个候选人得票分别是33票和27票而被淘汰出局。更丢脸的是:两人是夫妇,而其中一人竟然是堂堂的党中央秘书长。

 

这对夫妇就是林冠英与周玉清。周玉清得票33张,林冠英27张,而排名第15的中选者,得票竟也高达71张。

 

林冠英在老爸的护航下,弃“甲”而逃,反而是周玉清这马六甲人比较有勇气、有骨气,继续留在马六甲。

 

马六甲人的确是勇敢的,几年前连堂堂秘书长他们也敢说no,把他赶出马六甲,反而是槟城人当他是神。相比之下黄燕燕被一些人喊No, 简直是小巫见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