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搞盗版槟城跑图挽回民心
林冠英续赶绝曹观友人马

 

今年初大宝森节举办的槟城跑,被林冠英恶搞一轮后,跑步界对猪哥神反感至极。他为了挽回面子,又想搞另一个盗版槟城跑,但还是改不了玩政治手段的恶行,标签主办者和排除异己。(林思伟)



上回剑指民政党的林子辉,这回打压曹观友服务队队员吴勋翊,林冠英又把政治伸入体育圈,再办“盗版槟城跑”,希望籍此挽回跑步界人士的支持。


 

今年初因为政治化“槟城跑”而触怒槟城跑步界人士之后,林冠英费尽心机,设法分裂"槟城跑”"工委会,私下邀请该会一些会员组成Better Penang体育组织。

 

林冠英试图以抄袭的手法,办另一场“槟城跑”,但他却没吸取教训,继续玩弄政治手段,这回连自己行动党的党员也照样打压。

 

当槟城前进体育会在今年的大宝森节期间主办环绕理大校园的“槟城跑”时,就只因为工委会主席林子辉是民政党党员,即使工委会还有一名行动党的社青团领袖吴勋翊,林冠英还是硬将“槟城跑”当成国阵办的活动来打压。

 

他借题发挥地指责工委会不尊敬兴都教徒,还以“槟城跑”破坏大宝森节的节庆气氛为理由,指示社青团大闹槟城民政党总部,而他本身更宣布私人界及非政府组织今后办活动时,如果用到“槟城”字眼,必须获得他的批准。

 

林冠英不论什么事都涂上政治及色彩,联纯粹是体育的活动也以政治挂帅,引起民间的普遍反感。

 

他禁止槟城人使用“槟城”字眼的霸道手段,更令体育界人士,特别是跑步界人士愤怒。于是槟城跑的参加人数空前踊跃,齐向林冠英表达不满。

 

结果受到林冠英及社青团阻扰及破坏的“槟城跑”,最后成功举行,非但吸引了3200人参加,其中包括60人还是正在庆祝大宝森节的印裔人士。甚至连林冠英的胞弟林冠骏和新闻助理王丽丽也参加,令林冠英如被狠狠掴了一巴掌!

 

根据《搜秘网》探悉,林冠骏就是因为不认同其哥哥林冠英无理打压“槟城跑”,才“大义灭亲”的高调参加“槟城跑”,以向自己的胞兄做无声抗议。

 

根据行动党领袖向《搜秘网》透露,林冠骏与林冠英的关系最近几年很不和谐,两兄弟甚少往来。

 

林冠英在3.08大选胜出后自荐出任槟首长,在槟州元首府宣誓就任时,林冠骏还有携带其夫人到场观礼。这也是林冠骏这五年来唯一的亮相,过后就不再见他出席林冠英的任何活动。

 

说回“槟城跑”,由于破坏“槟城跑”而惹怒了跑步界、连自己的胞弟及新闻助理都不能认同其做法,林冠英这才知道玩政治玩得过火了。

 

为了挽回面子,林冠英通过槟城研究院的高级执行主任,也就是章瑛的特别助理沈志强,找来槟城跑工委会里的一名行动党基层党员骆连福,商议筹办另一场“槟城跑”,希望籍此化解跑步界对他的反感。

 

据说,当骆连福告诉林冠英,槟城跑步界对他的不满仍未消除,如果州政府近期内再办“槟城跑”,反应肯定冷淡,会落得小猫两三只的场面。

 

而到时,人们一定会拿前进体育会在大宝森节办的“槟城跑”和槟州政府将办的“槟城跑”来比较,然后讥笑槟州政府的号召力竟然不如一个体育会。

 

骆连福也以槟城第一副首长曼梳元宵节在威南办的“10公里马拉松赛”为例子。就因为“槟城跑”事件的余波,它只吸引267人参加,因而劝告林冠英将槟州政府的“槟城跑”押后到全国大选后才举行。

 

他也告诉林冠英,就算展至大选后举行,槟城跑步界也不见得气已消,所以他建议以另一个方式主办槟州政府的“槟城跑”,即分成四个阶段举行。

 

所谓的分四个阶段进行,就是分四个日期来跑,第一阶段是在今年5月12日举行,第2阶段在7月7日开跑,第三阶段落在10月13日,最后阶段则在明年1月12日才举行。

 

而分阶段举办的好处是,一旦参加者不多,就有借口说因为是分阶段举办的,所以参加人数就分散了,当然不会比前进体育会办的“槟城跑”多。

 

除此之外,骆连福也建议林冠英收取高昂的报名费,即每个阶段60令吉(比槟城大桥国际马拉松赛的报名费还要贵),以作为 “槟城跑”反应不热烈的另一个藉口。

 

虽然骆连福悲观的看待槟州政府的“槟城跑”,未主办就已看死反应一定冷淡,大拨林冠英的冷水,但林冠英毕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确已伤害了跑步界人士,所以只好无奈的接受骆连福的建议。

 

不过,林冠英还是不改玩政治的本性,他训示骆联福,在筹组槟州政府的“槟城跑”工委会时,有三个人不能在里头,第一个当然是具有民政党背景的前进体育会主席林子辉,第二个也是具有民政党背景的邱显昌,而第三个则是行动党党员吴勋翊。

 

林冠英不让林子辉及邱显昌加入槟州政府的“槟城跑”工委会尚情有可原,毕竟两人确实是民政党党员,可是吴勋翊明明是行动党的党员,林冠英却也将他列入黑名单,令人百思不解。

 

不过,如果知道吴勋翊是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服务队的队员,那么就一点也不出奇了。